与我联系

地址:北京市丰台区东营里3号院
电话:18201500599
邮箱:tianfuad@qq.com

Twitter 要将推文长度增加至 280 字符,有六个问题你需要关心


Twitter 要将推文长度增加至 280 字符,有六个问题你需要关心

“这是一个小的变化,但对我们来说是一个重大的转变,”Twitter的首席执行官Jack Dorsey在第一个“更大”的推文中说。“一开始的140字符是基于短信中160字符限制的一个随机选择。”

Biz Stone是Twitter的联合创始人,在今年早些时候回归工作,他在另一条推特上提供了更多的背景信息:

最初,我们的限制160(文本的限制)个字符,然后减去用户名。但我们注意到,@biz比@jack多了1个。为了公平起见,我们选择了140(字符)。现在短信不再对篇幅进行限制了,而且我们也意识到140(字符)是不公平的,毕竟跟语言之间是有差异的。我们正在测试这一改变。你好,280(字符)!

——Biz Stone(@biz),2017年9月26日

Twitter的用户主要以幽默,担忧以及混乱的方式对这个调整做出反应,这与他们对服务的大多数变化做出的反应是一致的。科技行业的评论员似乎更为乐观。Will Oremus是Slate杂志的一名记者。他预测,这一变化将不会对Twitter有什么影响。

也有一些用户质疑,为什么Twitter总是做些其他的事情,而不是解决目前用户骚扰的问题。今年7月,Twitter表示,它已经逐步加强了其规则的执行力度,并宣称,与去年同期相比,每天减少了近10倍的“滥用账户”。

因为这个功能还没有开始大规模发布,截至周二晚上,我并没有看到在Twitter的领导团队之外有人发布了280个字符的推文,大部分报道仍然是推测性的。以下是关于这个推文功能的六个问题,以及这些问题的尝试性回答。

Twitter为什么要这样做?

为了钱。自2013年年末上市以来,Twitter的财务状况基本上就没有好转过。在美国,Twitter的月活数据一直保持不变,但到了今年夏天,这个数字开始下降了。(美国的用户非常重要:他们是Twitter最赚钱的用户群体。)

多年来,Twitter通过销售更有针对性的广告,从相同数量的用户中获取更多的收入,从而解决了用户数量增长停滞带来的问题。

现在,这种措施也开始失去了效用。在上市近4年后,Twitter的股价仍然徘徊在16美元。它从来没有盈利过。

之前,有分析师表示,Twitter有可能成为另一个Facebook。但扎克伯格的“怪兽”从IPO困境中走了出来,现在,它占据了美国的数字广告市场份额的20%。已经没有人会把Facebook和Twitter搞混了。

280字符与金钱有什么关系?

Twitter似乎希望这项服务能让用户活跃起来。事实上,它明确地表达了同样的意思。

在Twitter宣布这一变动的博文中,两名员工将美国用户与日本用户进行了比较。

平均每个英文推文有34个字符,而日本的推文平均只有15个。这其中有具体的原因:作为一种语言,日本人表达意思需要更少的字符;有些名词用一个字就能表达出来了。

他们说:

我们的研究表明,字符限制是人们在用英语发推文时感到不爽的一个主要原因,但对于那些用日语发推文的人并没有什么影响。此外,在所有的市场(使用不同语言)中,当人们不再需要把自己的想法塞进140个字符里,而且还有一些空白的时候,我们会看到更多的人发推文——这太棒了!

如果你是Twitter的高管、董事会成员,或者是很久都没有从中获取回报的投资者,这听起来确实不错。

做出这个调整之前,有什么先兆吗?

有一些。早在2011年,就有批评人士呼吁Twitter把字符限制增加一倍。

但从2010年到2015年,该公司的前首席执行官Dick Costolo似乎没有什么兴趣来对其核心产品进行调整。(人们一直不清楚这是因为他对Twitter的推崇,还是因为他从来都不确定Twitter是如何运作的。)

帮助创立了Twitter的Jack Dorsey在当年晚些时候接管了Twitter。他似乎更有信心把Twitter搞砸。

例如,在2016年年初,他曾考虑在正常推文后面加上一个“10000个字符的附录”。这基本上会让每条推文都有一个可选的嵌入式的博客帖子。这个想法显然没有实现。

这对Tiwtter的线程文化(thread culture)意味着什么?

自从Donald Trump当选以来,成千上万Twitter用户把他们孤立的、焦虑的想法串在一起,变成了“线(threads)”。Twitter通过允许用户将自己的推文串在一起,形成了一份推文列表,从而促进了这一行为。

这不是一种新的行为。至少从2010年起,Twitter的用户就一直在这么做。在2014年的Twitter热潮中,风险投资家Marc Andreessen曾有过这样的习惯。(当时,BuzzFeed科技记者Charlie Warzel将其称为“ tweetstorming”)。

它的复兴是Twitter在2017年的一个标志性特征。顺便说一下,它对Medium的商业模式构成了威胁。

如果通过用户剪辑的推文在可以面向全体用户进行传播,我认为“最长的线”的长度不会有什么变化。不过,也许会把之前的两个或三个推文编辑起来,放在一个280字符的推文中。简明会再活一次。

这会让Twitter变得更好吗?

这完全取决于你所说的“更好”是什么意思。

早在2015年,我曾写道,Twitter最大的文化问题(至少对其说英语的美国用户来说)是一种转移性的语境崩溃。转移性的语境崩溃是指,当推文的受众变得不确定、不值得信任时会发生的情况。

这种语境崩溃的爆发削弱了Twitter用户的良好信念,它让Twitter的服务变成了一种类似于语音的东西,人们可以在公共场合进行对话和测试,变成类似于“印刷品”的东西,在那里,某人的推文被当作是关于他们核心身份的持久声明。

2016年的大选就是一个例子。

你很难说“大号”的推文让Twitter变得更像语音。我预期恰恰相反:这个Twitter推文会鼓励人们将免责声明,脚注和其他的条款附加到他们的信息中,以便推文被认为是政治身份的证明。但这或许是件好事:如果Twitter已经是“打印出来的”,为什么不让它更“打印化”呢?(或者,更像是Facebook的状态?这也是这个测试的结果。)

话虽如此,Twitter最紧迫的公关问题——据我所知——不是语境崩溃,而是平台滥用不愉快和病毒式争议的名声。它无法解决后者,而且要想充分解决前者,还有很长的路要走。我怀疑它与Trump关系会大大改善这种在美国人中流行的看法,即Twitter不再是那么有趣了。

Twitter上最著名的用户怎么看?

Trump尚未对此发表评论。然而,他有自己独特的推文哲学——他有时会在推文结束时砍掉一个句子,然后等待几分钟来再发一条推文补上——这表明他对140个字符的限制非常恼火。例如,今年7月,他在推特上写道:

在与我的将军和军事专家磋商后,请注意,美国政府不会接受或允许……

— Donald J. Trump (@realDonaldTrump) July 26, 2017

然后,他没有立即提供一个直接的对象。未透露姓名的五角大楼官员告诉BuzzFeed新闻,他们担心总统会宣布对朝鲜采取军事行动。在9分钟后,Trump把空缺的部分添上了:

在美国军队中服役的跨性别者。我们的军队必须集中在取得决定性的和压倒性的……

— Donald J. Trump (@realDonaldTrump) July 26, 2017

......胜利,不能承受巨大的医疗成本和军队中跨性别者带来的破坏。谢谢

— Donald J. Trump (@realDonaldTrump) July 26, 2017

不过,Trump也曾表示自己在过去巧妙地利用了Twitter的简洁。

“谢谢——很多人都说我是世界上最好的140个字写作者,”2012年总统大选后的几天,他在Twitter上写道。“很有趣,很容易。”

不到两年后,他在2014年发表了一份几乎完全相同的想法。同样的人是否会认为他在280个字里会一样优秀?这还有待观察。

原文链接:https://www.theatlantic.com/technology/archive/2017/09/oh-jack-dorsey-we-love-you-get-up/541203/

转载36氪:http://36kr.com/p/5095335.html